产品类别
联系方式

电话:0538-872251

传真:0538-872252

邮箱:hu@cn-jiaxiao.com

网址:cn-jiaxiao.com

sider
新闻中心

电价三部制设想

  电价三部制设想
  
  上网电价若采用容量、电量和辅助服务三部制机制,将能从根本上解决火电亏损和发生电荒的可能性。
  
  今年以来,全国除东北、西北外,其他各区域都出现了缺电现象。与以往缺电不同,这次缺电情况有些复杂:以往缺电主要是缺装机,而这次既有缺装机的硬缺电因素,又有缺发电积极性,或没钱买煤的软缺电因素。以往缺电一般是全国性的,而这次缺电则是区域性的,且缺电和窝电并存。与以往相比,这次电力短缺和富余的切换周期大大缩短了,从1996年起,经历了6年的电力富余,之后是5年的缺电,紧接着又是3年的富余,今年进入了新的缺电周期。
  
  这一轮缺电将如何发展,取决于接下来解决问题的途径。如果还是维持现有模式重复政策刺激的办法,则只能是重复前几次那样每三五年一轮电荒和过剩的轮回;如果听之任之,则会是回到改革前那样全国性硬缺电的状态。
  
  可见,现在在电力的发展上,确实已经遇到了很大的问题。在装机容量上,现有政策已难以支撑大的持续发展空间了。而当前南方、华中和华东多个省份确实存在硬缺电,急需要尽快有容量顶上去,而且必须要是有效容量。如果现有发电持续亏损状况还得不到扭转,甚至还在继续扩大的话,电力发展必将受到严重损害。现在各大发电集团都纷纷致力于非电产业,发电装机特别是火电装机增长已经呈现迅速萎缩态势,现有的区域性季节性缺电必将演变成改革前那种全国性硬缺电局面。
  
  分省标杆电价应终止
  
  而电价,既是问题本身,也是解决问题的途径所在。
  
  火电分省标杆电价制度显然到了非改变不可,且应该立即改变的时候了。标杆电价的出发点是为火电平均建造成本而设置标杆,旨在为容量投资设定长期价格信号,但又采取一部制电量电价的形式。由于燃料变动成本这些年在不断上涨,火电机组利用小时也在巨幅波动之中,使得标杆电价这一本应该长时间稳定的“标杆”不得不承担起“煤电联动”的重任而要不断变动,标杆电价实际已失去了标杆的意义。
  
  当初在引入标杆电价的时候,煤炭历史价格一直比较稳定。标杆电价采用一部制电量电价,大致是基于煤炭价格仍然基本稳定这一前提,因为这时只要面对利用小时一个变量,且采用多年平均值,电厂也基本可以做到以丰补枯;可就在设立标杆电价机制以后,煤、运价格就开始了一路单边上涨。既然这一电价机制的假定前提已经不存在,那么标杆电价机制得以合理存在的基础也就不存在了。
  
  三部制电价设想
  
  对上网电价应该采用容量、电量和辅助服务三部制电价机制,既可基本解决上述问题,三种价格机制还可以沿着各自独立的路径发展。容量电价可以采用标杆电价和项目招标两种形式,前者适用于一般火电,后者适用于其他各类装机,容量电费基本覆盖固定投资回收。电量电价通过电量市场产生,在容量电价稳住之后,电量电价波动的影响就要小得多了,电量市场的压力也就小得多了。辅助服务,可以在较长时间内维持补偿形式,但应扩大补偿资金来源,提高补偿标准;可以考虑采取与新能源补贴相同的形式,在销价中收取几厘钱的辅助服务专项基金;条件成熟时,再逐步建立辅助服务市场。
  
  即使在单买模式还难以打破的一段时间内,如果能将上网电价形成机制做以上改革,当前存在的紧迫问题也就能基本解决了。标杆容量电价为发电容量发展提供清晰明确的长期价格引导信号,招标容量电价则既能较好地控制造价又能为投资者提供合理回报;同时,电力规划和项目审核方式随之就能得到合理调整,可在项目开发环节节约大量的制度成本。电量电价由市场产生,既能反映供求关系,指导供应和使用,又能避免发电方承担巨额政策亏损。辅助服务价值的充分体现,则对系统稳定,尤其在新能源比例越来越高的情况下维护系统稳定所必须的。
  
  韩国模式
  
  电量市场的模式,我们可借鉴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的经验。市场不求模式先进,而求切实有效。韩国的成本电力库模式运行了十年,效果非常好。其主要要点在于:成立独立的调度交易中心,该中心同时负责电力规划;交易中心内设置成本评估委员会,对每个市场成员的容量成本每年评估一次,电量成本每月评估一次;各发电市场主体只需每天报告自己第二天的可用容量;市场每天按照电量成本排序进行调度,产生一个基荷边际出清价格和一个非基荷边际出清价格。
  
  这一模式的主要好处在于:调度体系和价格体系过渡平稳;价格水平非常平稳,完全没有操纵市场现象;水、火、核等各类机组都可参与市场,且都能获得合理的价格;发电企业只需埋头在控制电量成本和提高机组可用性上下功夫,可以获得低于边际出清成本和高于平均可用性以上的超额利润;对配套体制改革的要求不高,实现以小的改革动静获得大的改革成效;对当前最重要的一点是,可以获得节能发电调度和电力市场的完美结合。
  
  当前世界主要国家中,中国是极少数(如果不是唯一的话)仍然对电力工业实施国家管制,将电力作为财政工具的国家之一。
  
  电力商品的特殊性,并不见得比其他商品多多少,但电力商品的复杂性是应该要承认和正视的;所以与其将电力称为特殊商品,不如将其称为复杂商品。电力商品的复杂性,表现在它其实是三种商品的综和,即容量商品、电量商品和辅助服务商品,这三种商品的成本特性极其不同,所以必须要有三种价格相对应。
  
  电力价格机制不能过于图简单、怕麻烦,只有采取三部制价格,才能将当前存在和积累的许许多多扭曲、纠结的矛盾理顺:容量价格解决容量匹配问题,防止硬缺电;电量电价解决电量匹配问题,防止软缺电;辅助服务价格解决系统备用和调节问题,防止出系统稳定问题,并保障新能源的发展。忽略这些起码的复杂性,非要用一个打包的电量价格,必然会问题丛生,同时导致压在电价上的负荷太重;尤其在当前煤炭价格变动剧烈的情况下,亟需将容量和电量价格分割脱钩。
  
  电力市场只是发现价格的工具,且在起步阶段主要针对电量价格;只要达到这一目的,市场模式尽可简单。成本型电力库模式是适合于我国电力工业现状的最佳起步模式。
返回上页